NAT

满族服饰

2014/05/03
NAT

傣族泼水节

2014/01/10
NAT

华苑蒙古文翻译手机版开放下载安装了!

2013/11/19
华苑蒙古文翻译手机版开放下载安装了!
NAT

蒙古族服饰 —— 五彩斑斓的蒙古袍

2013/08/22
蒙古族服饰名称为蒙古袍,主要包括长袍、腰带、靴子、首饰等。因地区不同在式样上有所差异。

关注我们

蒙古语学习

2017-12-11 本站 分类:
热度:3297

蒙古男人与他们的马

图 + 阿斯巴根 阿鲁斯 天格思
文 + 天格思

超越前卫的朴素秩序——阿斯巴根与他的蒙古马

      阿斯巴根先生是以画马而闻名的现代蒙古族画家,朴实的牧民生活主题背后其绘画造型主题更多是源于古代狩猎岩画、鹿石、草原民族青铜用具中的图腾纹样。与个人性情吻合的的强烈色彩与笔触粘合了远古血缘记忆与现实,其绘画是经历了现代并超越现代回归朴素的激进视觉审美形式。“经历了现代并超越现代回归朴素”实际上是本土文化视觉形式探索的一个肌理:从至今留有余温的19世纪浪漫主义鸿篇主题到表现草原民俗的清新随笔,内蒙古架上绘画的文学内涵一直占主导地位,直到阿斯巴根先生的蒙古马带着磨刻意味开始让老百姓“看不懂”时,关于绘画语言与本土文化之间该有何种关系之疑问才被真正关注。从作品《正面》到《栅栏》再到《敖包》,阿斯巴根先生的蒙古马从细腻的空间与体积感的塑造,到线的平面秩序感的构建,再到向外避让主题的球面镜像视角构图的定格,其绘画一直处于将草原民族历史记忆与现代视觉进行融合的探索状态当中……

      作为徒弟虽无法再敲开阿斯巴根式的门去涂抹,但在二维绘画日渐趋向边缘艺术的氛围下,阿斯巴根先生的蒙古马对后生们创建有关血缘的绘画审美以及去营造醇美的视觉生态给足了信心。

热血与草原边际的未知——阿鲁斯与他的蒙古马

     如果有一本错乱字典可以将“马”一词释义为“热血与匿于草原边际的未知”的话,蒙古语阿鲁斯(远方)一词赋予男人的文化引导,以及他眼中景象所造成的道德冲击似乎就可以变得不那么异域高原,不那么艺术批评……同为蒙古族,对阿鲁斯先生有一定的性格判断,除此之外,与他只有一次电话长聊。这般陌生倒是可以让同族观者避开某种熟悉的本土表象,转而去搜寻一种不太熟悉的局部自我,并且这般“不熟悉”似乎更受用于不曾了解草原的观者去共鸣蒙古男人与马之间所蕴含的本性未知……

     如某些纪录片中的历史幽默那样,政治与战争的客观演义让当今的人不得回避,也不得不去质疑曾经的价值标准。进而一些本柔软的生命初衷渐渐凝固为独立的语言,准备向观者“不再自责”的情感吐露没了连续的瞬间。这般断裂的感触让观者体会了某种不安——“……旁观的文化造就了冷眼的自然,草原之宽广每一次都出乎想象,身在其中人们即会调出自己不被吞没的警惕本能,即便如此,关于平庸年代中错位的社会记忆也伴随其中,和如此冷眼生态与其产物“马背上的血性畅想”交织在一起,向当下人们交代了一张因狰狞而不必认真回首的瞬间定格面目……”。与此同时,草原上那些关于命运、关于孤独的认知超越了种类,安抚了马也高于人,继而阿鲁斯眼中的景象与他固执、玩性的气质粘合,找回了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类忘却许久的那:高于人之能力而可赞美悲情,无所谓它是否是现代赤裸感悟的或是朴素的本土记忆形式,已完全将置身其影像前的眼球与道德引入了坚强不得的醉意氛围中……

如果历史只是重复的现象——天格思的怪异动物

     古代亚欧草原民族艺术,如同口传史诗那样成为历史叙述之外的感性真实,牵动着后代子孙们的血缘记忆与莫名的情感……野兽纹样、巫术岩画、青铜雕刻在考古与学术行为中被普遍比较研究,而感性世界中的先祖智慧,因远远不同于科学分类,一直被搁浅在蒙昧的时代,不得还原文字之外的本性真实。从而关于先祖、图腾的非现实形象成为了此课题的画面表达,并通过长久的涂抹,试图让经历了古代与现代之同一个智慧发生一定的本质的联系。

     不像历史,艺术如实记录了更多的疼痛而非死亡,从而那么多“不够准确”的记忆,将成为某种视觉语言,在画面中打破重构我们所熟知的空间与时间,去进一步认知这来自远古的血缘因果脉络以及作为现代的自我视觉位置。

 

 

Tags